ryysophie

陷入鬼见愁无法自拔,不晓得何年何月会出坑。致力于描写各种家长里短柴米油盐,文风寡淡如水,本人却疯疯癫癫,脱跳如兔。

不管如何我希望如果ao3能重新开放,放东西上去时注意一点,不是写什么东西都能叫做创作,单词对切在一起的东西也不能叫文章。


如果某些描写能够有助于表达,推动情节,那是固然好的,但请注意,滥用只会让你的文章变得低俗可笑。


ao3是给用心创作以及喜欢同人的大家共享的一个平台,不是停车场。


同人也是给原创能力不够或者喜欢paro喜欢if线的大家发挥自己想象力的途径,不是让什么牛鬼蛇神来逛窑子的。


想了一天,觉得大家把问题上升太高了啊,真的,没那么高好不好。


就是谁动了谁的蛋糕谁惹了谁的地盘。别整的跟个自己是个殉道者一样,心里都清楚点。


表达自己的诉求当然没错,但说真的搞过头了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的集体自嗨和发泄了。


别被什么乱七八糟的思绪冲坏脑子了,那可一点都不文化人。

说起来就很矛盾,我看到写mob站街cpy文学的我就恨不得把作者拉过来battle一顿来看看这群人脑子里到底是个啥(说实话我觉得他们纯粹是在字里行间解决生理快感,so pathetic)


但是真的,不让大家说话,那岂不是连给他们battle的机会都没有了?是我我第一个不依,给我们一个平台,我们能大战三百回合。

虽然我本人因为在家关禁闭一点都没动力写东西(都是空洞骑士的锅),但也听闻了ao3发生了什么事。


举报算几个本事,你这跟烧京阿尼的那个混蛋有个屁的区别。


我也不喜欢mob不喜欢开车不喜欢doi不喜欢像捉弄弱者的富太太一样去捉弄纸片人,甚至觉得这种作者非常disgusting。


但你举报是个什么行为啊,这是破坏了人与人的信任啊,是背后放暗箭啊,不了解的可以去瞧瞧四十年前东德人民过的啥日子。


说真的我人在武汉最近这样的事在我的城市里发生的多了去了,这只会让我感叹,果然大家都是傻逼,傻逼的不分彼此。



【狼人杀au】Dances with Wolves (Chapter 1)

是的,我厚颜无耻的回来更文了,久!等!了!这次是几个月前说的牧羊女和狼的故事,真实狼人杀au。不知道过了这么久还有没有人看我写文,我自己过了这个久都不会写文了。NK注意!纯NK注意!王道NK注意!基本就是四五两代游戏剧情的变种。


-------------------------------------------------------

Chapter.1


他们都说,她捡到的是一只狼。

 

狼是什么,是羊群的敌人,是村民眼里的公害,是危险的代名词。谁家的孩子没听过有关狼的童话,那些露出獠牙,咬向小红帽的脖子,满嘴鲜血的生物。更何况那些在满月之夜,潜伏在村庄周围,谁也没见过的,狼人的存在。

 

“千万不要在满月之夜出门,不然会被狼人给吃掉。”

 

这个村庄里的所有孩子无一不是在这样的教导下长大。

 

所以,当Kyrie将这个小小的,毛都不算长好,站也站不稳的小生物抱在怀里带回家时,她感受到了那个亲爱的哥哥Credo眼中的责备。

 

以及恐惧。

 

为什呢要感到恐惧呢?还只是孩子的Kyrie对着同样还只是孩子的小狼崽,手不断抚摸着他柔软的后颈,嘴中呢喃着。

 

它是那样的柔软,从那层皮肤后甚至可以感受到血管的流动,温暖的就跟哥哥的手心一样。白色的绒毛在指尖穿梭,如同冬日带上的毛绒绒的围巾。

 

它睡着了,在Kyrie的怀中。不过通过那浅浅的呼吸,至少还能确认活着。当Kyrie发现它时,它在一片白雪中,一动不动,甚至连野生动物该有的基本警备都没有,如果不仔细看,一定会误以为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已经冻死去了天堂。那时Kyrie正赶着羊群准备回去,夕阳打在雪地上,本该是柔和的暖红色的阳光晃的她觉得有些炫目。满地都是羊群踩出来的蹄印,若从远处看去,宛若延绵不断的花朵。得快点回去了,不然会被哥哥骂的,Kyrie如是想到。只是在经过一片小灌木林时,家里那只上了年纪的牧羊犬突然长啸起来,羊群开始了骚动不安。牧羊犬在前方拦着想要越过去的绵羊,生怕任何一只离那个生物更近一步,即使对方都已经没了意识。

 

Kyrie穿过焦躁不安的羊群,直到来到最前方才弄明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挡住了他们回家的路。她不禁打了一个哆嗦,不知道是因为已经没有多少阳光的傍晚实在太冷,还是对于离自己这么近的生物本能地感到害怕。

 

是的,没有一个牧羊女是不会惧怕狼,羊群的天然克星。

 

可是,眼前这个苟延残喘的小东西真的能叫狼吗?Kyrie对此持保留意见。

 

那个无助的,湿漉漉的,睁不开眼睛,没有獠牙亦没有利爪的生物,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不能称为羊群的敌人。Kyrie见过真的狼,或许这么说更合适,在她更小一点的时候,曾经差点成了狼嘴下的晚餐,如果不是Credo及时赶到,她根本就长不到这么大。那种看着猎物,垂涎的眼神,周身散发出来的杀气,步步紧逼的气魄,现在想想还直让人冒冷汗。

 

所以,她无法称呼眼前弱小到需要她来拯救的生命为狼。

 

她解开自己的披风,小心翼翼地将这个雪白的小生命包裹起来。它甚至没有叫唤一声,就被她抱入了怀中。为什么要拯救它呢?Kyrie并不知道。只是,善良如她并不能允许自己对无辜的生命见死不救,即使牧羊犬的叫唤声已经在提醒她了这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

 

可怜啊可怜啊,明明它来到这个世上不久,明明它还没有长出利齿,明明……

 

它还没有伤害过任何生灵。

 

“但是迟早它会变成危险的猛兽的!”

 

Credo是这么说的。说实话,当他看到还没他肩膀高的妹妹抱回来一只嗷嗷待哺的小狼崽时,本能反应让他想立刻拔下挂在墙上的猎枪。

 

可真是真正意义上的“引狼入室”。

 

“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死在荒郊野外!”Kyrie在未来的回忆中,怎么都想不起来,当时的自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勇气,独自站在了它的身边。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在引导着自己,说出不曾说出口的叛逆话语。

 

很可笑是不是,牧羊女收留了被抛弃的小狼崽,简直就是变种的农夫与蛇,谁知道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个现在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东西,会不会成为村子里的定时炸弹。

 

就在兄妹二人僵持不下的时候,Kyrie怀中的那个幼小的生命突然蹿动了一下,像是想从温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Kyrie能感觉到,它在努力推开她的手臂。不过即使知道这只是牙都没长齐的幼崽,她本能地还是颤抖了一下。

 

再怎么说,这毕竟是狼啊。

 

“Kyrie!快把这东西扔掉!”Credo失去了继续跟自己的傻妹妹纠缠的耐心,他可不想自己的亲妹妹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兽有朝一日咬的血肉模糊。他上前一步,不由分说地从Kyrie怀中抢过来那只刚恢复意识的小玩意,然后像是害怕随时会爆炸的炸弹一样,将它扔在了不远处的壁炉边。

 

似乎沾染上这家伙就会带来厄运一般。

Kyrie被Credo的举动有些吓着了,那个一项都严厉却温柔的哥哥,那个随时会保护自己的哥哥,那个只要在自己身旁就会感到安心的哥哥,罕见的真的对她生气了。她无法指责自己哥哥的行径,毕竟任性的那一方是自己,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眼睁睁地看着有一个生命就这样死在自己的家里。她想上前去看看,至少确认一下它是否还活着,但即使是这样,还是被哥哥Credo给紧紧拽住。

 

“Kyrie! 别被你天真的善良给上头了,那可是狼啊!会吃羊的狼!”

 

是啊,狼会吃羊,狼人会吃村民,这并不是什么唬人的话,而是真实存在的自然法则。

 

她与它,天生就是对立的。

 

炉火那如霞光一般的火焰将那只小兽的皮毛映衬成暖暖的淡奶油色,如果不细看,它与平常的惹人怜爱的幼犬也没有什么分别。

 

可惜注定了,一方是保护者,一方是掠夺者,狗与狼,终归不是一种东西。

 

到底是那一摔彻底把它震醒了,还是壁炉的温暖让他彻底恢复了意识,那个几分钟前还在迷迷糊糊,只能苟延残喘的小动物呜咽了一声,似乎在示意不远处的两个人类,自己还没断了气。

 

它试图站起来,颤颤巍巍地伸出前爪,想要找一个固定点。它来到这个世间还没走几步,就倒在了雪中,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那里的,它好饿,那里到处都是白皑皑的雪,它甚至没法睁开眼睛,更不用说分得清东南西北。雪太深了,像它这样的新生儿根本连平衡都掌握不了,还没几步,便冻的没了知觉,只能生死由天地躺在与自己一般雪白的荒地里。

 

就是这样吗,还没看到这个世界一眼,便要离开了吗?

 

然后,自己就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包裹了起来。

 

它已经立起来半个身体了,这让不远处的兄妹更加忌惮,如果说刚才那只只能在怀中微微踹气的狼还没有任何攻击性,那么现在,谁也说不好会发生什么。

 

狼这种生物,天性就是会咬人的。

 

Kyrie与Credo抱在一起,几分好奇,几分恐惧,只是在几米开外,看着这个挣扎着,努力着,四肢颤抖的动物。

 

嗷呜一声,结果,它还是失败了,就在差点能立起来的那一刻,四肢突然像被剥去了骨头,直接摔在了地上。它太虚弱了,从母体中出来,连一口奶水都没喝上,就迷失在了了无人烟的荒野中,没有被活生生地冻死都算它的幸运。它也太幼小了,幼小到无论是丛林里的野兔还是树枝上的麻雀都无需惧怕它,没有獠牙与利爪,它还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捕食者。

 

就这样了吗?好不容易从那刺骨的雪堆中被拯救了出来,结果也没有任何区别吗?

 

“好了Credo! 你看这像是能把你亲爱的妹妹我吃掉的家伙吗!”Kyrie最终还是没有战胜自己的怜悯,她推开Credo的手臂,小跑过去,抱起来了弱小无助的幼狼,甚至还把脸贴了上去,让它用鼻子在自己的脸颊上蹭了蹭。

 

对于涉世未深的少女而言,这只是与她同样的,拥有体温的,需要她的爱与帮助的,无助而可怜的生物而已。

 

无关狼与否,无关未来会怎样,现在这一刻,它不会伤害她,它需要她。

 

Credo看到眼前的场景,理智如他,也产生了几分动摇。他很清楚,平常被他的猎枪射中的那群猛兽是什么东西,迅猛,凶狠,眼神中全是寒光与戾气,可眼前的东西,太柔弱了,恐怕放到羊堆里都会被踩死。他怎么忍心去残害刚出生的婴儿?即使未来它会是一匹张牙舞爪的狼,可此时此刻,它却连站都站不起来。

 

猎人的尊严,不允许他这么不公平地结束它的生命,他拿起猎枪,是为了保护所爱的人,不是用来随意屠杀的。

 

“给它喂一点奶吧,这样下去它会饿死的。”Credo半蹲下身子,摸了摸妹妹怀中小家伙的脑门,似乎有些无奈,但又几分宠溺地叹了口气。这家伙软乎乎的,毛还很稀,他说话的调子都低了下来,怕吓到这个命运多舛的孩子。

 

Kyrie抬起了头,对上了哥哥的目光,她需要确认一遍,她并没有听错什么。她知道,作为猎人的哥哥有多少个日子是在与狼的拼搏中度过的,那些丧命于他的枪下,或者差点让他丧命的狼是他一辈子的敌人。所以当她确认了哥哥的肯定后,高兴地脸都红了起来。

 

“我可以养它吗?”

 

“不行,等它能走路了就给我扔回丛林里去,狼又不是狗。”

 

“哥哥真小气。”

 

躲在羊圈里的Kyrie,看着那只小狼崽喝着羊奶的滑稽场面,不断地用手绢擦试着它嘴边漏出来的奶水,那时候她还不能得知,他们一起,会经历怎样的冒险。

 

那只被取名为Nero的狼,从此成为了她一人的骑士。


因为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步入20世代后半段了特意去回顾了一下曾经最最最最爱的少女漫画,一个党争典型代表,一个纠结到让人砸手机,一个你以为他已经完结了但是他会打着你的脸说: There is more!


时至今日我看了上百部漫画,也只有这部能在我每次回顾的时候,不断地用夸张的表情吼出:哇哦,真的就,哇哦。


当你以为他是纯爱时他告诉你我们是虐恋;当你以为他是校园故事时他告诉你我们要讲政治和种族;当你为站cp跟曾经的闺蜜在班上大打出手时他告诉你不要哭不要闹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其实不是的漫画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很容易误解);当你以为这个漫画已经狗血到烂俗时,他又会用一套骨科百合向你阐述他是多么的时髦和清新脱俗。总之就是,哇哦,哇哦,只有我想不到没有作者画不出来的。


我并不觉得这个漫画烂尾,甚至觉得十分魔性,每年都要拿出来回顾一遍。


对,说的就是你,终极玛丽苏大悲剧sad love story吸血鬼骑士!


没看过的同学赶紧去看,你会被樋野老师的可怕脑洞和绝美画风吸进去的。


(来自一个被这个漫画从少年快折磨到中年的老女人的肺腑之言。)

2020换个置顶🔝。


这个号还是会留着找个时间过来把该写的写完,不过我现在还在做申请的收尾阶段所以,就,懂的都懂。


以及放一下我的个站吧(需要vpn),里面有我做的一些demo和一些杂七杂八的application,开放下载但请不要拿去商用或者改动。


http://www.yangying-ren-gameandart.com


今年干了很多以前不会干的事啊,谢谢2019给我点赞留言蓝手的各位亲。



OK,我看完星战9了……我得缓一缓……


你要说这片子哪里有问题啊,那是哪哪都有问题。


JJA就像聘了一个高中星战同好会给他写剧本,不,高中生都会写的比这个好。就,演了一个大型星战背景戏剧,为了满足所有同学都要出演,那每个人都给点戏份,时间不够怎么办,就削减主线剧情,反正每个人都要有戏份,管你重要不重要,大家都要出场都要有台词。那听的我叫一个尬啊,拜托这届编剧给我立刻辞职,立刻!


另外啊,大人!时代变了!你拍这样的家庭伦理剧上个世纪大家喜闻乐见这个世纪大家也不是不吃,但你这个套路也未免,太没有创意了吧,你是在写什么模版作文吗大哥?真的就一命题作文,东拼西凑一堆废话最后再来给你回归老本行提一下中心思想。对不起,这水平配不上星战这种顶级ip,真的配不上,我只想笑,不,是哭笑不得。你把前六部好不容易升华出来的史诗感又原原本本打回原样了好不好!


本以为年初dmc5已经是我看的最尬的家庭伦理剧了,星战你赢了,我给卡普空道歉,至少你们的家庭伦理剧还有理有据,我还是为那么几个男人真真切切感动过。


建议美国导演都来看看jojo,瞧瞧人家家庭伦理剧是个怎么写法好不好,求求您了。


最后说下我站了四年的Reylo cp:


糖里有屎,屎里有毒啊!


我突然在想死忠星战粉得被膈应成个什么样子。





感觉自己嗑雷电上头了。


从某某某种角度来讲,这个人物,踩中了我的所有萌点,我怎么就以前没遇上呢?


受大苦,有觉悟,外面杀的昏天地暗宛如夜煞修罗,电话粥里却大肆炫耀自己家庭美满,还同时劝同事别挑了赶紧结婚,天啊这是什么婆妈性格(但是我喜欢),呆萌但不是蠢,努力去做自己的抗争,真的虽然他本身的故事没有蛇们那么传奇,但是细细品品又觉得一个人的抗争史也很不错。


从某种角度讲,他确实是自由的。


无论是新手的二代,万念俱灰的四代,不羁狂暴的外传,他的身上始终充满着一个自然人的人情味。


拥有一颗人类的心,有多少角色终其一生都做不到啊。

(上头了上头了没救了,现在这个系列都没了我连粮都找不到地方吃。)

哎呀我发现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看到什么作品换主角了,就会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去看看这些小年轻怎么顶住压力接班的,甚至一度很好奇他们会怎么被老粉丝们群嘲。


然后,妈的真香,香到不行,比原来的那些大叔们还要香,基本只要是新角色,正派,有点个性,最好最开始还来点很传统的少年的青涩感,那我就跟猫遇到了猫薄荷一个样。


从尼禄到杰克到雷电基本都是这么个套路。